第一百八十六章 手无缚鸡之力

作品:《你我,正待青春时

????西湖龙井被薛冰琪泡了出来,热气腾腾,茶香扑鼻。

????纤细的手指触在碧绿色茶杯的边沿,在以一个缓慢繁琐的程序旋转着,这是一种茶道◆是有品茶的行家在此,定然会夸赞一番此样手法。很难想象方雅琪这样一个时髦的女孩,会如同老学究附身涅在品茶,但不得不说,这样子的她带着些别样的吸引力。

????“你们这里,也就喝的东西还算凑合。”做完品茶的礼仪,方雅琪端起茶杯嘬了一口,而后靠在椅背上异臣懒地说着。

????“看来雅琪你对我们这里很有意见呐?”薛冰凝和汤钟秀碰了一下杯,双双将威士忌一饮而尽,闻听方雅琪类似抱怨的话语,朝其方向呼出一口气道。

????“一股酒味儿……”方雅琪很是嫌弃地捂着鼻子。

????雅琪妹妹你自己喝酒的时候,对酒的味道怎么表现地那么陶醉,而现在却这般嫌弃?

????旁侧的薛冰琪看到这一幕,心中质问着。

????毫无疑问,方雅琪自然不是厌弃酒精的味道,她只是在做做样子,想要膈应一下薛冰凝。

????然而薛冰凝又怎会在意这些,她了解方雅琪心中打的是何种算盘,微微一笑,先是示意薛冰琪将酒给她和汤钟秀续上,而后看向方雅琪道:“雅琪啊,不要避重就轻,我问你,你刚才是不是对我们喝吧有意见?”

????“当然不是啦,我是说……你们这里地方有些小,但还蛮有趣味的嘛。而且重要的是这里的人,凝姐姐你、冰琪哥哥还有晓宇哥哥,才是这里最好的风景。”方雅琪初始还打着马哈敷衍着薛冰凝的质问,到了后面却是送了一记大大的彩虹屁。

????“雅琪妹妹这话说得漂亮!”薛冰琪此时刚倒好了威士忌,听到方雅琪的话,发自内心地赞叹道。还配合着来了个打响指的动作,增加气势,连带着手中酒瓶里的酒水都晃了再晃。

????“嘻嘻。”方雅琪朝着薛冰琪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。

????“呵……”薛冰凝倒是不会迷惑于方雅琪的甜言蜜语,但也不好再说什么,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,只是轻笑了一声。

????“来……冰凝,再喝。”汤钟秀看着这一切,虽说笑不漏齿参与度也不是很高,但也有着她享受的地方,他们的斗嘴、脸上的笑容以及手中的威士忌,见他们言语酮,于是向薛冰凝发出邀请。

????“好咧,钟秀姐。”薛冰凝当然是给足面子,举着杯子就和汤钟秀的杯子撞了个叮当响,随后两人再次仰头一饮而尽。

????“薛冰琪,倒上。”几番来回后,再次喝了个底净的薛冰凝重重将杯子放在柜台上,也不怕这钵质的酒杯一个承受不住碎裂开来。

????“我说两位姐姐,你们可得悠着点喝。”这可愁坏了薛冰琪,两女喝酒的速度太过于快。

????“是酒不多了吗?”汤钟秀诧异。

????“这倒不是,里面还有很多,够你们喝的了。”薛冰琪摇摇头。

????“那……还不赶紧满上?”薛冰凝淡淡的语气中蕴藏着握的气息。

????“我,我是怕你们喝醉嘛。”薛冰琪脸上露出登的表情,情真意切道。

????“哟,冰琪哥哥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人了?”方雅琪嗅着茶香,此时凑着热闹插嘴道。

????“我一直都是这样的,难道你没有发现吗?真是让我心痛。”薛冰琪脸不红心不跳地回应。

????“心痛你个大头鬼,赶紧满上。”薛冰凝当然不会被这些话语影响、蛊惑,当即屈起食指在桌子上敲了一下,命令薛冰琪道。

????薛冰琪面露难色,叫了声“凝姐”,却是没有听从薛冰凝的命令,反而还将酒瓶挪远了些。此番涅,倒像是真的打定主意不让她们喝这么猛了。

????“冰琪哥哥好样的!有骨气!”方雅琪抚掌大赞。

????“薛……冰……琪……”薛冰琪的名字从薛冰凝的嘴里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,抑扬顿挫,颇为有力。

????这是薛冰凝出手制裁薛冰琪的倒计时,也在攻击着薛冰琪的心理防线,使他不战而屈。

????此时的薛冰琪自然是冷汗直流,心中战战兢兢,根本不敢将自己的目光投向薛冰凝。但他竟然也坚持了自己,没有向其屈服,没有按照薛冰凝的吩咐继续倒酒。

????话音一落,薛冰凝也是诧异,自己以往惯彻用的招数,现在竟然不管用了—知道,经过最初的几次让薛冰琪印象深刻的条件反射“训练”,她使出这套方法近乎是百试百灵。

????非常可惜,现在真的失效了。

????但……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薛冰凝决定让薛冰琪再次重温、巩固他所遭遇的魔鬼般的历练,让她的威信重新树立。

????“薛冰琪你可真是有长进了!”薛冰凝朝薛冰琪笑着,同时很是用心地‘夸赞’着$此真诚、如此让人心生愉悦的笑容,如果不知这句话的前提背景,薛冰琪都要非常感动地谦虚一句:“都是凝姐教导的好,是凝姐您的功劳啊!”

????但很抱歉地说,薛冰琪知道此番话语的前提,薛冰凝定然只是出手前的嘲讽,他很快就要遭难了。

????果不其然,他见到薛冰凝伸出手掌,然后慢慢握紧,节奏非常缓慢,明摆着是要让薛冰琪看清楚,同时给予他心理上的折磨。

????薛冰琪全身颤抖起来,身体有着想要夺路而逃的冲动,但他也明白这……无济于事∮,是没有用的,无论他怎么反抗,结局都只会是他被薛冰凝暴揍一场。

????当然也有例外,就比如此时,一只可与薛冰凝纤长的手相媲美的手出现了,握住了薛冰凝将要勃发力量的手,将其制止住,也让薛冰琪的心定了下来,缓了一大口气,将要降临的噩梦烟消云散。

????救星一般的手,其主人不是旁人,正是汤钟秀〔就只有她能够有胆量主动握住薛冰凝的手,并且钳制住薛冰凝,不让其进行下一步将要进行的行动。

????“钟秀姐!”薛冰琪双眼都是亮晶晶的,他此时呼喊汤钟秀,已是提前抑制了大半激动的情绪,但也难掩其中蕴含的庆幸与感激。

????“冰凝,算了,冰琪也是为我们好,酒真的不能多喝,我们慢慢品,这样也更有味道。”汤钟秀握着薛冰凝的手,劝解道。

????“这点酒算什么?钟秀姐⊙道……你怕了?”薛冰凝也不是铁了心非要揍薛冰琪,此时有人劝阻,她倒也退下来,不过却是抬了下眉毛,对着汤钟秀意有所指道。

????汤钟秀没有直接回应,微微一笑,而后伸出手去接薛冰琪手中的酒瓶。

????薛冰琪犹豫了一下,但见汤钟秀给予他足够安全感的眼神,最后还是放了手,将装着威士忌的酒递了过去。

????汤钟秀持着酒瓶,给自己和薛冰凝各自倒了一杯,没有倒满,留了五分之一的空间。而后她又把酒瓶递还给了薛冰琪,拿起面前的酒杯,握在手里很是优雅地晃啊晃。

????“你这招激将法,搁在以前,对我是挺管用的,冰凝。可是……”和薛冰凝对视了五秒,汤钟秀这才开口。

????“可是现在不管用了?”薛冰凝抢在汤钟秀之前,把‘可是’后面的话说了出来,带着些疑惑却又笃定有着矛盾的语气。

????“当然不管用了,人,可都是会变的⊙道你就能堡现在的你和之前的你,一幕样,没有任何改变?”汤钟秀举起了酒杯,与视线平行,薛冰凝的形象轮廓也就模糊朦胧起来。

????薛冰凝摇了摇头,露出怅然神色回答道:“我当然不能堡,不过这样也好,我们……慢慢地品,这样也可以领略到另外一种风味。”

????她也举起了酒杯,与汤钟秀轻轻碰了一下,浅尝辄止。就好像再用力,哪怕稍微一点点,杯子就会四分五裂一般。

????而后两人各自喝了一小口,就将酒杯挪离了嘴巴,与方才豪饮简直有着翻天覆地的区别≡侧的薛冰琪看到这一幕,悄悄抹了抹额头的冷汗,似是放松下来。

????“喂,你刚才怎么那么大胆,竟然敢违逆冰凝姐,要不是钟秀姐在这里,你怕是已经在地下长眠了。”不知何时,方雅琪溜到了薛冰琪身边,悄声向薛冰琪问道,乌溜溜骨碌碌乱转的大眼珠显示着她有多么的好奇。

????呵呵一声笑,薛冰琪保持着神秘的姿态,装镊样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????“冰琪哥哥,你就告诉我嘛。”方雅琪使出撒娇的本事,拉着薛冰琪的胳膊摇晃道。

????“好好,我告诉你。”薛冰琪似不想引起举杯交谈中的薛冰凝和汤钟秀二女,声音更低,让步道。

????“好,我听着。”方雅琪向薛冰琪凑的更近了些。

????“你们在干什么呢?鬼鬼祟祟的……”薛冰凝听觉敏锐,察觉到有所异动,向他们问道。

????“没,没什么。”薛冰琪和方雅琪动作同步,齐齐摇摆着手否认道。

????“是吗?”汤钟秀此时也开始质问起来。

????“当然,当然』是冰琪哥哥说要给我再泡一些茶,我想跟着一起去,姐姐们在这儿喝着,我们去去就来。”受到两女的双重攻击,薛冰琪的脑子已然卡了壳,此时也就方雅琪脑筋转动,快速想出了这么个理由。

????说完,方雅琪就拉着薛冰琪向里处走去。

????“雅琪的龙井不是还没喝完吗?”汤钟秀看了一眼,旁侧还冒着热气的茶壶,笑了笑说道。

????“不用管他们,谁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,一个比一个古灵精怪。”薛冰凝摇了摇头,不是很在意。

????“也是。”汤钟秀赞同道。

????……

????“现在可以说了,冰琪哥哥。”方雅琪将薛冰琪拉到了储藏室,又侧耳听着外面的响动,确认了安全,这才向薛冰琪道←个过程都可以赶上地下工作者的谨慎了。

????“哈?”薛冰琪张大嘴巴,装出疑惑非常的表情,直到方雅琪忍将不住掐了他一把,感受到了钻心的疼痛,这才正经起来道:“其实这也不是我胆量突然大了起来,只是一种被迫的选择罢了。”

????“怎么说?”方雅琪追问。

????“你想一想,凝姐的武力值那么高,再喝醉了,那可就更不控了≠加上今天还有钟秀姐在这里,她的武力值比凝姐可是只高不低,若是她们两个喝醉了,想象一下那种场景,恐怕这个喝吧都不够她们折腾,更不要说手无缚鸡之力的你我了。”薛冰琪言辞恳切,忧心忡忡,自认有理有据。

????“就你?手无缚鸡之力?”方雅琪眼神鄙夷。

????“重点啊!你有没有抓到重点?殃及池鱼啊!她们喝醉了,你我都要倒大霉,这种事情你没经历过,我可经历过。”薛冰琪顿时要崩浪,声嘶力竭却又压着声音道。

????“嗯嗯,冰琪哥哥我都明白。”方雅琪伸出小手拍着薛冰琪肩膀,形似安慰着。

????“而且跟她们相比,我这个样子和手无缚鸡之力,有什么区别?”薛冰琪接着解释,想要打消方雅琪对他的鄙夷。

????“貌似是这个道理呢。”方雅琪歪着头道。

????“你懂得就好!”薛冰琪舒出一口气,放下心来。

????就在此时,方雅琪越过他看向了门口,同时露出了神秘的微笑开口道:“钟秀姐,这下你都听清了吧?”

????什么?钟秀姐!薛冰琪心神遭受到冲击,机械般地转过头。